邏輯這東西 本身就沒有邏輯可言
只要你說的通 都可以是邏輯
你認為的邏輯 不一定是別人認為的邏輯
你可以不同意別人的邏輯
但你無法改變別人的邏輯
更不可能要求別人非得認同你的邏輯不可

寫的我自己都有點混亂了

總之 走到世界的另一端 
我實實在在的體驗到 世界上有很多人用著完全不同的邏輯在生活著
你可能認為這毫無章法 但人家的國家也是正常地運轉著
人家的人民也是過著幸福快樂 每天唱歌跳舞開party的日子

那憑什麼你認為你的邏輯才是有道理呢?

再這樣繞下去就太抽象了
我開始舉例好了

拉丁人沒有時間觀念愛遲到 眾所皆知
可怕的是他們完全不覺得自己這樣是遲到
也就是他們的遲到 不是遲到 這叫做正常 因為整個國家的人都這樣
你硬要逼人家準時 才叫不正常
人家遲到硬逼人家道歉 有時候他們還會覺得莫名其妙

比如說我跟朋友約明天晚上七點 在某某廣場見好了
約好了之後他會說 他明天下午再打給我
我就一頭霧水了 問他這到底是約好了嗎?
約好了為什麼要打電話?
他會說 下午再打給你只是確認一下

可是我們的邏輯就會覺得 約好了就是約好了啊
如果要明天下午才能確認
那就不算約好了
所以這個時間我們照理講 在他確定之前 都可以安排別的事情
不需要空給他

但是當我再問他一次是不是確定有要約
他又說確定確定 只是他明天下午會再打給我

好吧既然他都這樣講了
那我還是把時間空著
可是心裡還是忐忑不安
覺得這到底是有沒有要約

到了隔天他打給我
再問一次晚上七點可不可以
我就說 不是早就講好了嗎? 就是七點啊

他又會說 那我六點下課打給你
實在是搞不懂為什麼還要打啊?
這是會有變化的意思嗎?
可是再問他是不是確定有要約 他又會說有啊有啊沒問題

然後他六點下課絕對不會馬上打來
一定是拖拖拉拉搞到比原本說的時間晚個半小時
於是我就從六點緊張到六點半
等他的電話 擔心會不會有變卦
又會想說他講了要打電話確認但是時間到了都還沒打
一定是有什麼事情在忙或是因故晚下課
所以也不敢打去

結果打來是說 ㄟ 我們約七點半可以嗎?
因為他下課之後還得做這個做那個

這時我已經開始覺得不安且有一點小不爽了
不過半小時在這國家根本不算什麼
如果要為了半小時跟別人斤斤計較 那實在太不入境隨俗了

所以就只好說:好吧 那就七點半

想當然 他七點半不可能準時出現
一定會拖到八點左右 或是更晚
或是七點半才打給我說 ㄟ 現在要出門了

然後也不覺得自己有浪費到別人的時間
畢竟才"半小時"而已
完全就是沒想到需要為此道歉

其實他如果道個歉 我的個性是也不會怎麼樣
因為我也很常遲到
可是看不慣的就是 
他們毫不覺得自己有錯
因為他們是用他們的邏輯在跟我約

他們從小到大跟所有朋友約都是這樣拖拖拉拉
搞到最後一秒鐘才確定時間地點
我怎麼能要求他們因為我是外國人 跟我約就得改變原有的習慣?

遲到半小時一小時都算還好的了
我到現在已經經歷了好幾次
快到約定時間的時候 才打電話跟我取消
而且也沒有要道歉的意思
因為取消的原因都是他們"突然"有很緊急的事情
不過通常那種緊急的事情聽起來一點也不緊急
只是他們如此沒有時間觀念
所以根本覺得取消跟朋友的約 完全沒什麼大不了
反正下次再約就好了

每次跟當地人約都得這樣搞 實在是很累
我至今仍然沒有辦法接受
要等到最後一秒鐘才知道我們今天約不約的成
如果是這樣的話 乾脆都不要提前約好了啊
隨時想約的時候再打電話馬上約就好了

跟一些朋友和學生討論到這個話題
他們不太能理解我的想法 一致認為他們這樣相當合理
因為他們覺得 誰知道在約定時間之前 會不會臨時發生什麼事情
或是突然需要非去某個地方不可
而如果是這樣的突發狀況
臨時跟朋友取消當然不需要道歉
因為又不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是"突然有事"的問題

可是這個"突然有事"不就是他們自己的事嗎?
難道當他們的朋友
就得接受他們隨時都"突然有事"不能赴約
甚至是就得無條件被他們的"突然有事"放鴿子

於是我花了很大的力氣跟他們解釋我們在台灣的邏輯
我說 在台灣的邏輯是
先約好了就是先約好了
你突然有事 必須這麼臨時的取消跟朋友的約
就是你的錯 即使這事情不是你能預料的
也是你的問題 你應該至少要道個歉
沒有道理你的朋友要無條件浪費時間在你身上
不能說因為這個"突然有事"不是你能預料的
你就毫無責任

他們這才開始覺得 啊 原來還可以這麼想喔
他們從來沒這麼想過
也對 反正時間對他們來說根本不是時間
時間花在等朋友或是被朋友放鴿子上
對他們來說毫無感覺 有什麼好生氣或需要道歉的

不過聽完我對時間的邏輯介紹之後
他們才發現他們在外國人的眼中 原來是個這麼沒時間觀念的民族
很不好意思地說 他們會試著調整看看

說的簡單 長久以來的習慣哪有那麼容易改
他們還是會照他們的方式提前約下個週末的行程
再三跟你保證確定會約成
不過仍會說到時候再打電話
所以還是要等到最後一秒鐘才知道會不會有變卦

更糟的是 他們常常說會在約定的時間之前幾小時打電話
結果都是快到約定時間才打來說要取消
被這樣搞個幾次真的是超級不爽
要取消為什麼不能至少提前幾個小時說
他們每次都會很理所當然的說 因為事情很突然啊等等

他們根本不覺得自己有錯
還會覺得我怎麼會因此發飆
怎麼會無法理解他們的突發狀況

追根究底 兩個民族根深蒂固的邏輯不同
我想這辯論一輩子也講不通

所以現在每次聽到當地人跟我說:我到時候打給你
我都會一陣無名火 
然後提醒自己心平氣和的再問他們一次
他剛剛是說幾點在哪裡 再確認一次

為了不讓自己一天到晚為了時間問題搞到不開心
而自己又是個外來者
比較適當的做法 似乎是乾脆自己先換個邏輯
只要是跟當地人的約 就當沒有約
那個時間空出來 但是有別的事情要做的話 就放心去做
反正他們不可能準時
也不會因為你臨時取消而發火
如果到約定的時間他們都照約定出現了
那就當我賺到的
如果沒出現 那就當我突然多出幾個小時空閒時間吧!

既然在人家的國家裡 就最好照著人家的步調走
硬要把台灣那一套時間觀念搬過來的話
只會把自己逼瘋
而且我在台灣已經算是很沒有時間觀念的人了
居然還要花很大的力氣來接受這個恐怖的生活習慣

原本只是要舉個例子說明邏輯不同的這個觀念
沒想到長舌寫了這麼長

看看 光是時間觀念就有如此大的差距
更何況是其他風俗民情 工作方式的不同 
這也就不難理解
我在跟學校當地同事溝通的時候
怎麼會明明都講西班牙文 卻會常常雞同鴨講
談了半天兩邊的對話毫無交集

現在我很期待外交學院開學之後會是什麼狀況
這些外交官 都是多明尼加的精英份子
並且跟各個國家都有很多接觸
對於不同邏輯的接受度 或許會跟其他我遇到過的當地人大不同

    全站熱搜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