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多明尼加的生活環境資訊不足 
很多生活上的權益 資訊 生活規矩
都必須逐項靠自己的嘴巴問出來的
不好意思問的話 就什麼都不知道

以下開始舉例
我任教的大學
到了學期中間的時候
在上課時間 
仍不時有學生進我的中文課教室問:「會計課是不是在這裡?」
                「英文課在哪裡?」
據當地學生說
大學的課教室時間改來改去 是家常便飯
所以學生不知道教室在哪裡 也是理所當然
這裡又不習慣貼公告 
反正他們一切隨性嘛
要有變動一定也是當下才決定 很少提前計畫
那怎麼會來的及貼公告
學生們也非常習慣的游走在每一間教室 
一次又一次地打斷別人上課 
接受該教室裡幾十位學生注目的眼神
詢問他需要的資訊
一點都不會不好意思

當然這有缺點
進行中的課堂老是被打斷
對課堂品質絕對有影響
老師的思緒會中斷
學生也容易分心

有一堂課我們一連被打斷好幾次
學生到後來也不耐煩了
有人進我們教室問事情的時候
全班就幾哩瓜拉跟這位不速之客講中文
不速之客聽到這個聽起來像外星文的語言
白板上又一堆看起來像圖不像字的象形文字
就會不再繼續問直接走人了
學生的作法幽默有趣又有效
後來每次有不速之客 我這班「撈屎班」 都會耍這招

要闖別人教室的學生得厚臉皮
被闖的學生也可以有厚臉皮的回應
我想這在台灣的任何一個成人語言班都很難出現
我這旁觀者從旁觀察 真的覺得非常有趣

接下來舉坐Guagua瓜瓜公車的例子
這裡的Guagua管理隨興到一個極點
可以說根本毫無管理
公車站是一個空蕩蕩的涼亭加上一個長凳子
涼亭邊沒有站名、沒有公車號碼及路線 
什麼都沒有
同一個站在雙向馬路兩側 距離可以差到十萬八千里
公車車窗上也只有貼出幾個大站的站名
那怪了 當地人要怎麼摸熟各式各樣Guagua的路線
還知道什麼車在哪裡坐可以到哪裡

當然也是問啦!
學生告訴我 他們從小就習慣問公車路線
如果家人朋友都不知道自己想去的地方怎麼去
那就是得去公車站問其他在等車的人
ㄧ個一個問到有人提供正確資訊為止
要是都沒人知道
那就等車到的時候 
問那位身體永遠一半露在車門外面
車一停就下來大喊大叫狂招客人的的車掌先生
一定問得到

我好奇地問他們 難道都不覺得坐Guagua很麻煩很容易坐錯車嗎?
他們的回答是 他們被迫從小問到大
大了之後自然就知道在哪裡坐公車可以坐到想去的地方了

也對
誰規定公車站一定要有站名和各號車的路線圖
人家從有公車開始就沒有這些東西
公車還不是運作得順暢無比
人民也自己找出適應法則 
他們的路線圖 就長在乘客自己和車掌先生的嘴上
換個角度想 這比僵硬形式化的公車站牌 靈活多了

另外 這裡的Guagua是沒有鈴可按的
那要下車時車子擠到爆 你又坐在後排位子怎麼辦?
絕不能害羞
一定要大聲喊:司機 放我下車~~~~~~~!!
要是司機沒聽到 前座的旅客也一定會熱心的幫忙喊
這裡的guagua或derecho街車 司機都很愛把國粹merengue、bachata舞曲放到最大聲
如果你臉皮太薄大聲喊 司機就會繼續沉浸在舞曲的節奏中
那就只能等著眼睜睜坐過站
在這裡 沒人會認為坐在公車上大喊是什麼丟臉的事
因為他們對此早就習以為常 
會覺得丟臉的 只有我們這些外國人
還自以為喊了那幾下會被旁人白眼
其實你喊的越自然越大聲 才越像當地人 才越不會被白眼

再談一個在這裡坐計程車的規矩
這裡的計程車沒有跳表機
那怎麼收費呢?
就看你講價功力如何 以及看你遇到的司機有沒有良心
最好是上車前就跟司機講清楚要去哪裡 並且談好價錢
你覺得合理才上車 覺得太貴就可以大方拒絕上車
有的司機會因此降價 有的司機就直接走人
這都非常自然 完全不必不好意思

因此有可能你連攔五台計程車去某地方
明明距離和目的地是一樣的
五個司機卻都給你不同的價錢
所以在搭車前 就要搞清楚大約的行情價
然後跟司機講價時要有技巧又要臉皮夠厚 堅守立場
要不然臉皮厚的就會變成司機
很有可能下車時被才趁機亂開價 當冤大頭

很難想像 想要舒舒服服坐個計程車 
就是為了不要坐一台擠七個人的derecho街車或搞不清楚會去哪裡的guagua
但是卻不可避免地要在上車前跟司機來場「價格協商」 
身體上可以比較舒適 心理上仍得承受一點點講價的心理負擔

多明尼加人生活上大小事都得靠一張嘴問 靠一張嘴維持自己的權益
有當地人跟我說:我們多明尼加人 想講什麼就講什麼 
        我們不怕講錯話 更沒什麼不敢問或不好意思問的
猜想可能是環境使然
讓這個民族從生活中自然而然練出敢講敢問的工夫

照這個邏輯想
就不難理解 為什麼我只要出門 幾乎都有陌生人會主動跟我交談幾句
當然我這個少見的東方人外表引起當地人好奇是一個原因
但我想他們有話直說的民族性 更是一大主因
他們有時講話直接到一個程度 連我這種常被朋友說個性太直的人 都招架不住

在慢慢開始了解多明尼加人的民族性之後
我也開始練習拋下我們東方人很注重的「面子包袱」
學著融入多明尼加式的有話直說
剛開始真的綁手綁腳
上guagua不敢喊 坐計程車不好意思講價
最近這個月才開始逐漸習慣
一次在跟計程車司機講價並且一路愉快閒聊到目的地之後
心情竟然也不自覺的愉悅起來

這才發現前兩個月為了顧及面子什麼都不敢問
讓自己無謂的內傷了多久

其實誰在乎我的面子啊
對他們來說 面子只是個抽象的概念
甚至我好像找不出來「面子」這個字的精確西文翻譯

想通這個道理之後
我想我可以越來越自然地一路「問」遍拉丁美洲

    全站熱搜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