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隔壁棟 住的是多明尼加副總統
所以樓下有二十四小時帶槍的軍警駐守
每天我走出大門 就可看到身穿迷彩軍服輪班的軍人

說實在這些軍警的工作相當無趣
他們坐在門口樹下 哪裡都不能去
通常一輪有三個人 
他們不是聊天 就是開著收音機聽廣播

而我這個少見的東方面孔 每天出門我就在他們面前來來回回數次
他們想要認不出我也很難
從我剛搬來不久 他們只要看到我經過 就會喊china
而我就是不爽聽到china 所以每次都裝做沒聽到快步離開
他們不屈不撓的叫了我快一個月 只要看到我經過就會喊
我都沒做任何反應

後來他們不叫china了 改用氣音發出「噗斯 噗斯」的聲音叫我
這是當地人希望引起陌生人注意的打招呼方式
也有人是這樣叫餐廳服務生過來點餐的
可是對我來說 這感覺好像是跟叫小狗沒差別
比china還不舒服 
所以他們每次這樣叫我的時候
我都仍然假裝沒聽到 
 
他們對於我的冷漠感到十分不解
上星期他們終於忍不住
一天我經過他旁邊的時候
其中一位突然問:ㄟ 小姐 你是啞巴嗎?

聽到這句 反倒是我當場傻眼
天啊 怎麼會搭訕不成就問對方是不是啞巴
這是什麼邏輯?

不過他這招很適合我這種激不得的人
這句話的確讓我停下腳步跟他們有了第一次對話

軍人:ㄟ 我們每次跟你打招呼 你怎麼都不理人?
   我們還以為妳是啞巴!?
我:ㄟ 請問一下 噗斯噗斯 算是打招呼嗎?
軍人:我們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不然要怎麼叫妳?
我:對我來說噗斯噗斯不叫打招呼 在台灣這會讓人覺得很沒禮貌
  是因為這樣我才沒理你們啦!
軍人:那你告訴我們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Yolanda........
軍人:那以後你經過的時候 我們會跟你說~Yolanda Hola!
我:好啊 那我也會跟你們打招呼

那天我回家的時候
他們看到我經過 真的叫我Yolanda 跟我說byebye

隔兩天之後 我經過那邊
剛好迎面走來的是一個在副總統家工作的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隨扈之類的
他這次沒叫我China 只跟我說了個早安
我聽到早安而且沒被叫China 就心情不錯
也跟他說了個早安

於是我再度跟副總統相關人士有了一次對話
他:你這麼漂亮的女生 每天經過這邊 為什麼都不跟我們打招呼?
我:我不認識你們啊 主動打招呼不是很怪嗎?
他:不會啊 以後跟我們打招呼嘛...
我:好啊.......
他:你是哪國人? 台灣嗎?
(聽到他先猜台灣沒猜中國 心情大好啊!)
我:對啊 我就是台灣人耶
他:真的假的 我跟副總統去過台灣耶
(說著從口袋掏出在故宮博物院買的紀念鑰匙圈)

於是我們聊起他在台灣看到的台北101、夜市、故宮...
他說:你看 你應該早跟我們打招呼 你就多了好幾個朋友了啊

的確沒錯
如果我早卸下防備心
不在意他們喊我中國人、日本人還是韓國人
我早就可以跟他們聊天了 搞不好還可以變超熟的好哥們!
每天回家都有好哥們在樓下可以聊天 多讚啊

還沒來多明尼加之前 無從比較
所以不覺得自己在無形當中給自己造了一層防護罩
比較之下
才覺得在台灣走在街頭時 無意識的防備心有多重
在路上會跟你有互動的 不是直銷 就是發傳單的
從小長輩也教我們 在路上不要隨便跟陌生人交談
外面壞人很多 一不小心就被騙........
因此長久以來 走在路上只要有人接近我或跟我講話
我就會毫不思考的自然反應快速離開 不理對方
好像所有這些會主動攀談的人 都不懷好意 都會偷拐搶騙
久而久之 我們對身邊的人都冷漠的可以
住了十幾年的公寓 可能還不知道隔壁鄰居姓什麼
每天上班會看到的隔壁公司員工
可能連點頭打招呼都不好意思

自我保護的確是重要沒錯
可是防護罩搞得太厚重 也會過得很辛苦

事實上大部分跟陌生人交談之後
總是能從那段對話獲得一些什麼
而且跟人接觸互動 心情也很愉悅
所以為什麼我不能忽略被叫為「中國人」的一點點不舒服
少一點點嚴肅的心態
然後把眼光擺在「他們或許是善意的想要交談做朋友」這個點上?

理解道理很容易
要做到很難
後來這幾天我出門經過副總統家門口的時候
還是很難放開的主動跟那群軍人打招呼
總是覺得「這樣不會很怪嗎?」

其實會覺得怪的只有我一個啦
我主動跟他們打招呼的話 他們應該會很開心
才不會想到我怎麼會這麼怪 跟陌生人打招呼
而且我還可能因此朋友滿天下咧!

很多事情
只要拋開一點自我成見
試著用對方的邏輯思考一下
就會豁然開朗 甚至得到意外收穫!

希望自己可以很快的擺脫我的無形防護罩
成為勇於表達感受和熱情的偽拉丁人

    全站熱搜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