芭樂問題青菜答

每每和不認識的多明尼加人建立一段新關係的時候
總是要經過一段「基本對話」來互相認識
由於我特別的外國人的身分
這段基本對話包含一些必定被問的芭樂問題
八個月以來我已經答到爛
現在幾乎對話一開始我就知道接下來要聊什麼
真是了無新意
寫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多明尼加人認識一個台灣來的中文老師的時候
都想知道些什麼?

(以下多明尼加人簡稱多)

多:你是哪裡人?
我:台灣。
多:那就是中國人嘛(china?)
我:不是,是台灣!
多:跟日本一樣嗎?
我:(就跟你說台灣跟日本有什麼關係?!)
  台灣!!!台灣是一個小島
  在中國東南方
  台灣就是台灣
  不是中國也不是日本
多:可是你們也說中文吧?還是說日文?
我:中文,跟中國一樣說中文但台灣不是中國!
  (虧我們台灣還跟多國有邦交,捐了那麼多錢給多國,還沒幾個人知道台灣是個什麼國家!)
多:喔~~~(恍然大悟貌~)你來多明尼加多久了?
我:七八個月。
多:這麼短啊?那你西文在哪裡學的?
我:我在台灣有學,還有去過西班牙。
多:難怪,不然七八個月不可能講這樣吧!喜歡這個國家嗎?
我:嗯………還不錯啊!
 (受過太多鳥氣,實在沒辦法違背良心說我很喜歡……說實在的
  一個當地人這樣問你,你要如何有勇氣說出不喜歡?
  這個問題實在不該由當地人來問
  我回台灣之後絕不會問外國人這個問題
  我想我會問:你在這邊過的怎麼樣?
  有沒有不習慣的地方我可以幫忙你?
多:你在這邊做什麼?讀書還是工作?
我:我來工作的,在UASD大學和外交部教中文。
多:(露出驚訝讚嘆表情)哇!你是中文老師啊!
我:對啊!(心想:廢話,不然是什麼?)
多:那你的學生都是多明尼加人嗎?
我:對啊!全部都是。
多:中文很難學吧!
我:不是難啦!跟西班牙文差不多難而已,花時間就學得會!
多:看起來寫字就很難,根本跟畫畫一樣嘛!
我:(吼!又是一個說中文像畫畫的,沒創意!)是喔!沒有啦你太誇張了!我完全不
  會畫畫啊!我中文還不是寫的很好還可以教人!
多:真的喔不難嗎?你的課學費多少錢?
我:超級便宜又大碗,一期十個星期五百披索。(約等於五百台幣)
多:哇!真的很便宜耶!那我要去上妳的課,什麼時候開始有新班?
我:真的啊你要學的話有開新班我通知你。
 (心想:少屁,最好是你真的要學啦!十個 
  這樣跟我講的人十一個都不會真的來學
  這麼迅速就可以決定要學一個這麼難的語言
  你以為是學跳舞那麼輕鬆愉快嗎?
  如果你是真的對中文有興趣早就到大學去問課程了
  還會等到碰到我才問這些屁問題!?)
多:好啊!
 (講完好啊也不主動留電話給我,是要怎樣通知?
  沒有要學不必跟我裝要學啊?
  我的學生已經很多了,這麼多人要學我也沒時間教!)

(這時通常就會呈現一個小尷尬
 為對方大概沒有要留電話給我
 要學中文只是隨便講講
 於是就話題一轉…………)

多:那~總共有幾個級數?學多久可以學完啊?
我:八級,差不多一年半到兩年。
  (那個八級其實是隨便定的
  學校硬是要在招生簡章上面弄個總共幾級
  英文十二級、法文八級、中文八級這樣)

我認為多明尼加人老愛問這個很奇怪
很多學生也會在第一堂課就問這個問題
難道學完這些級數就可以講得很好不用再學了嗎?
我西班牙文學到第四年才開始可以溝通無礙
從來也沒想過要學幾年幾個級數把它學「完」
英文從小學開始學了十幾年到現在也還有一大堆英文課我很想上
語言哪有學完的?真的是很無聊的問題。

多:學多久大概可以用中文溝通?像是去中國餐廳點菜啊這樣?
  
  (這應該要問你自己吧!
  你用功的話學幾個月就可以跟台灣人聊天
  像我的某幾位學生一樣一天到晚找理由翹課功課也不交 
  學完八級也不會講!回答這種問題實在怎麼講都不是!)

我:看情況耶,照我的進度的話學八級應該要會講!
多:你的學生真的學得會寫字嗎?
我:一定要會啊!是有點難但不是不可能。
多:考試會考寫字嗎?
我:當然囉!
多:唉呦我的媽呀!
我:(學中文叫媽媽有用嗎?)
多:ㄟ……那我的中文名字怎麼寫?可以寫給我看嗎?
我:(拿出紙筆擺個嚇唬人的架勢,很耍心機的寫得稍快一點)
  你的名字是這樣,瑪(ma)……..麗(ri)…….亞(a)。
多:天啊好好看喔!可是太難寫了吧怎麼可能學得會?
我:來報名上課就學得會!
多:Hola的中文怎麼說?
我:(心想:夠了!又來了!)用slow motion超慢速說:你~~~~好~~~~
多:ㄋㄧ ㄏㄠˋ??
我:(不忍他們一輩子都說錯誤的你好,只好認真糾正他們的四聲。)你~~~好~~~。
多:ㄋㄧˇ ㄏㄠˋ??
我:(發揮教課的耐心)你~~~好~~~
多:ㄋㄧˇ ㄏㄠˇ?
我:Siiiiiiiiii! 對就是這樣!


到這邊芭樂對話差不多就告一個段落了
這時如果還有時間力氣繼續耗
對方就會心滿意足的放棄中文這個話題跟我聊別的
我也會盡量想辦法轉到別的話題上
如果看對方興趣缺缺
我也回答芭樂問題答到覺得沒趣至極
就可以結束對話微笑離開了

我了解交新朋友、社交就是這麼一回事
總是要有這些基本的芭樂對話來互相認識
但經過八個月以來的經驗之後
我發現通常這樣開始互相認識的人
通常之後都不會成為我的朋友

芭樂對話結束之後
我照例也會主動提問以讓對話延續
不過這些人通常是聊不下去的
我想原因是他們的思考模式太簡單
或是他們肚子裡什麼也沒有沒別的東西可聊

對於一個遠到而來的外國人,可以聊的東西怎麼可能僅限於這些?
問對方的國家、興趣、為什麼會選多明尼加來教中文?
(這個我覺得很應該被問而且會很有延續性的問題反而很少被問
在做這麼重大的出國工作的決定背後,一定有很多原因和考量是可以聊的啊!)
還有對於多明尼加某些現象的看法、對多明尼加人的感覺、食物吃不吃的慣、
平常不工作的時候做什麼…可以聊的這麼多
卻有這麼多我遇到的人都跟我一再重演以上的對話
當然他對我的工作和語言很有興趣我應該感到開心
可是這樣的對話重複率高到我整個可以拿錄音機把我的答案錄下來直接用放的
實在很不可思議

不過現在我遇到這種情況還是會硬著頭皮耐心聊下去
心裡抱著一邊練西文一邊看看會不會意外蹦出什麼有趣的話題的心態
再怎麼無聊至少西文也練到了
現在回答這些問題
順得跟什麼一樣

各位就知道了 在台灣如果遇到外國人
請別問「你喜歡台灣嗎?」「怎麼學英文才會學得好?」這種問題
真的很無奈又很難回答

    全站熱搜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