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多明尼加將近兩年
幾乎什麼能壞的都壞過了
手機、數位相機、車、電腦、熱水器、水龍頭、冰箱...
你想得到的 都榜上有名
(現在寫出來才發現 奇怪 在台灣住了二十幾年 有壞過這麼多東西嗎?)
 
壞了就要想辦法修
在多明尼加 要常常祈禱你的東西不要壞
尤其是電器那一類的
壞一個東西可以搞死你幾千個細胞
 
原因是:能修得好的東西好像不太多!
 
這裡人有一個要不得的毛病:不喜歡承認自己不會 不喜歡說不知道
偏偏大部分的人都是兩光什麼都不會的半調子
而你的東西很容易就被這種人搞砸
 
 
 
我曾經修過一隻Nokia手機
原本只是螢幕不會亮
一個小弟拿去說馬上檢查
只見他把手機拆開一個一個零件吹了又吹清了又清
好像真有那麼一回事
組裝回去之後
連訊號都收不到了
整隻手機報廢
怎麼辦呢?
小弟也不會掏錢出來賠給我
(對 這是個不講道理是非對錯的地方)
小弟要我把手機留下給他多一點時間研究
靠 老娘手機壞了還想留個全屍
說不定到台北還有得救
我人在你旁邊你都搞到這樣
手機留給你一天 隔天連外殼都見不到
我還要花時間花油錢開車回去拿屍體 我有毛病不成!?
 
 
我也曾經嘗試送修過數位相機
送了兩家
兩家講的版本都不一樣
在手機的慘痛經驗後
我不敢輕舉妄動了
要我把相機留給他們兩個禮拜
修理費還要三千多
門都沒有
我寧願花多一點錢買一個新的
我對這裡的修理技術和當地人的承諾已經完全失去信心
 
電腦 裡面全是重要的私人資料 更是不放心交到當地人手上
連碰都不想給他們碰
我都是想辦法找懂電腦的台灣人幫忙
再照付修理費或請對方吃飯
我是很不喜歡欠人情的人
但是為了我多年來的心血不被一個自以為懂電腦的電腦工程師搞砸
我寧願選擇我不喜歡的欠人情
然後加倍還這個人情
 
我的比利時朋友梅蘭妮
最近也是電腦壞掉
憂心忡忡地問我有沒有認識會修電腦的人
我剛好想到一個騎腳踏車認識的電腦工程師
她第一個反應就是問:是多明尼加人嗎?
我:對啊
梅蘭妮:多明尼加人!?他真的會修嗎?(眼睛瞪個超大!語帶諷刺)
說完 我們兩個一起狂笑
然後異口同聲 還是找台灣人開的店好了
 
真的不是我們瞧不起多明尼加人的技術
要不是不愉快的經驗太多
當然找當地人的店家最方便來源又多
 
幾個月前我的冰箱壞掉
冷藏庫不冷 只能冷凍
找來「朋友的媽媽」介紹的水電工
都還是個不懂裝懂的金光黨
說是什麼馬達壞掉 一開口要價三千八
我直覺不對先送他出門表示太貴要修現在也沒錢
想好之後再電話連絡
送客出門 立即寫一封群組email給我七八十個學生
描述我的冰箱症狀
馬上出現一位學生說他本人就會修
而且聽起來根本不是馬達的問題
只是馬達最貴 所以修每台冰箱都是換馬達再講
等到換好了 冰箱還是不能用
再跟你講還得換別的什麼的 沒有五六千是打發不了的
最後還好我平時教學認真獲得學生信賴和尊敬
我的學生幫我把冰箱弄到比原本還好
才收我1300包括買零件的錢
要不是自己的學生 兩光水電工給你拖一個禮拜每天跟你要錢買零件
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這兩天家裡小災難很多
瓦斯沒了
熱水器也壞了
找了房東熟識十幾年的水電工來修
我不懂為什麼電話中就已經講得很清楚是壞哪一部份了
他們卻不能帶好零件過來直接換
印象中台灣的水電工
一個工具箱打開 大部分的小問題都能馬上解決
一個問題根本不用拖到第二天
這裡可完全沒有這種效率
水電工總是空手來
不疾不徐地先看看機器狀況
然後把要買的東西全部講給你聽
說實在一般人不搞水電誰懂那些專有名詞
講給你聽幹什麼呢 就是跟你要錢去買零件
買零件沒有那麼快喔
因為他們老兄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所以買好零件隔天再來裝
裝一裝突然又發現少了什麼
就一樣的流程再拖一天
如果你因此而擺張不耐煩疑似發飆的臉
他們只會把你當外星人看
「小姐 這沒有辦法 一定得買零件啊 只能等明天」
 
你老兄修一樣的東西修了這麼多年了
為什麼都不能準備好基本的工具零件隨身攜帶呢
這樣省掉一半到觸來回跑的時間
不就可以賺到加倍的錢嗎?
 
總之在這裡修東西
從來不是件簡單的事情
要把一件東西修好
需要有天時+地利+人和 同時幫忙
 
平常得好好愛護身邊使用的所有電器
把需要找人修理解決問題的機率降到最低
以免每次修理東西 都搞的好像在修理自己
我想 這樣我絕對可以多活好幾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游皓雲 的頭像
游皓雲

皓雲老師的語言教學部落格(新竹華語、西班牙語老師)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