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開學了,今年是第五年帶交大華語密集班了,班上又來了14位分別來自印尼、越南、日本、韓國、白俄羅斯、南非、法國、宏都拉斯、美國、加拿大等10個不同國家的學生,準備在台灣學一年的中文,其實每年的學生差不多都是這樣,十幾位學生、十幾個國家,不同的膚色、母語、民族性、文化背景,從世界各地飛來聚集在同一間教室裡面,這是華語教師這份工作專屬的幸福:「走進教室,就能深度認識全世界」。


10個國家的學生、將製造540個小時的共同回憶

從開學這一天算起,每天上3小時中文課,兩個學期下來,這幫學生們就會有540個小時是要一起相處、不斷互動、不停練習說中文的,我常常都跟學生開玩笑說,你們跟你們的男女朋友可能一年都講不到540小時的話,而旁邊這十幾位學生的臉孔和聲音將要跟著你一整年,看看身邊這些同學在你人生中會佔有多重要的地位,所以請你們一定要記住,無論如何進到教室要想辦法讓自己「開心」,540小時是開心還是充滿壓力、是滿足還是抱怨不斷,一年之後會有很明顯的差距的,要學中文很重要沒錯,但當你們一年之後回到你們的國家的時候,回想起台灣,真的不會去想說自己學到幾個中文生字語法,然而留下來的是笑聲還是幹聲比較多,則是會印象鮮明、歷歷在目的!

 

2016密集班.JPG

(2016年6月畢業的密集班學生,來自美國、海地、宏都拉斯、巴拿馬、多明尼加、瓜地馬拉、波蘭、韓國等8個國家)

 

密集班.jpg

(2015年畢業的密集班學生,來自美國、德國、日本、泰國、土耳其、法國、蒙古、宏都拉斯、貝里斯、荷蘭、巴拿馬等11個國家)

 

 

 

2014密集班.JPG

(2014年畢業的密集班學生,來自印尼、韓國、日本、荷蘭、瑞典、澳洲、俄羅斯、美國等8個國家)

 

2013密集班.jpg

(2013年畢業的密集班學生,來自泰國、韓國、美國、獅子山共和國、薩爾瓦多、印度等8個國家)

 

2012密集班.jpg

(2012年畢業的密集班學生,來自韓國、日本、巴拿馬、貝里斯、薩爾瓦多、瓜地馬拉、玻利維亞、秘魯等8個國家)

每學期第一天走進教室,看著這些來自世界各地遠渡重洋的年輕人們,都會想到我自己23歲那一年,拉著30公斤行李,一個人飛到完全沒朋友的西班牙南部去學一年西班牙文的畫面,猜想著他們把人生中精華的一年留給台灣,到底是為了什麼?又想從其中得到什麼?

101_0109.JPG

(當年的行李照居然也被我挖出來了!)


其實就是一個年輕人想追的生活體驗吧!我21歲左右大學畢業之前心裡有了想去西班牙這個想法,滿腦子就時時刻刻想著這件事,當時並不覺得在西班牙念一年西班牙文就會變得多強,只是好想好想一個人到國外去冒一年的險,看看自己會變成怎麼樣。


遊學一年後   你會記得什麼?

說實在我真的不太記得那時候一年的西班牙文課每天到底在學什麼,上過五六位老師的課,也只有一兩位老師的臉孔我還有印象,其中一位留著俐落超短髮、講話豪爽的E老師,笑容超級陽光,她讓我信任到有時候跟房東溝通不順利,當時沒什麼西班牙朋友的我,都會第一個想要請教她。

106_0677.JPG

(我居然從備份硬碟當中挖到這張2004年的照片了!在西班牙那年最愛的一位老師!)

106_0679.JPG

(2004年西班牙遊學那年的同班同學,有香港、中國、美國、德國、瑞典人)

 

而另一位老師R我記得,是因為她實在太愛講解語法了,通常是越講學生越模糊,然後語法作業都是一次出上百題,寫動詞變化寫到很吐血,第二學期我就想辦法避開她的課。

除了上課之外,我到現在還記得的部分,都是跟西班牙室友和同學跑趴、一個人去臨近國家旅行、還有每天早上走25分鐘的路上學時,會很假掰地跟當地上班族一起在咖啡店站著吃在地早餐、看報紙等等。

於是我常常就在想,如果這些來跟我學一年中文的學生七八年以後還記得我,是會記得什麼部分呢?我當然希望自己會是留給學生E老師那種印象的,而不是R老師。


外籍生在台灣的最大挑戰   根本不是學中文而已

其實遊學那一年,花了很多時間上課,但上課真的只是最基礎、最好搞定的一部分,因為只要人走進教室就可以上課了啊!有什麼難的?遊學期間,難的都是生活上的大小事,也因為它難,所以給人更多成長和回憶。

我是2003年去西班牙遊學的,當時網路沒有這麼發達,語言學校已經可以透過網路報名,但找房子可還沒辦法透過網路找,西班牙南部小鎮Granada,當時都還是到電話亭去撕租屋廣告、一個一個打電話約看屋的年代,於是我到了當地第一天,自己從機場換客運再換市區公車一路闖到市中心,再一路問路找到便宜旅館,先付了一個星期的費用,就開始每天早上出門找電話亭、撕廣告、找房子。

如果一個一輩子住在新竹、大學剛畢業的年輕人,突然要到屏東去工作,當地一個朋友也沒有,也沒有5XX租屋網這麼方便的東西,要怎麼找房子?他要上街去電話亭撕廣告、一間一間打電話、聽房東說那些他完全沒聽過的路名、地標,然後立刻抄下地址、再在紙本地圖上找出那個地點,問出交通方式,再一路找路認路去看每一間房子。

我當時就是這樣的,一天最多看三間。在一個陌生的國家找路,超花時間和力氣,更有挑戰性的是全都要用西班牙文完成!有的房東聽到我破破的西班牙文夾雜怪異口音直接掛我電話,有的房東講明不租外國人、有的房東歡迎我去看房子,但是怎麼講我就是聽不懂他的房子到底在哪裡,回想起來覺得這真是一個訓練抗壓性的好辦法,你辛辛苦苦用外文去做一件事,卻到處被打槍,但你沒時間玻璃心在那邊難過,因為再不趕快做下一個行動,你就會開學還是沒房子住。


當然也有好的回憶,有的房東在我走進他家看房子的時候,會一直跟我聊些有的沒的,很希望我去住,因為租給一個東方人太有趣了,還可以順便跟我學中文。其實跟每一位屋主的對話,都可以寫成西班牙文課本的一篇課文啦!當然,沒有一個對話,是課本裡面出現過的,甚至連重複的句子都沒幾句。所以說學語言真的不要太拘泥於課本字句,課本學個大概就好,場景搬到現實生活中,課本就真的只是當參考。


回到我今年的這班新學生,我希望身為老師的自己也可以更做到「把課本當參考」,同時讓學生學到該學的語言知識、一年後又能留下鮮明的遊學回憶,而不是模糊零散的一堂一堂課。

至於我會怎麼做呢?目前心裡已經有些想法了,請鎖定我的部落格看我的教學紀錄吧!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