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二十多歲的時候,曾經短暫做過一個月的貿易公司西班牙文業務助理,短短一個月,卻是我職涯中最黑暗、也是最關鍵的一段日子,因為那一個月,我體會到了工作與天賦熱情結合,有多重要。
 
一個月快速認清自己的弱點
 
當時我有自己的辦公桌、有自己的電腦,這些基本配備是到處跑課的語言老師想都別想的,但除此之外我還真的是窮得只剩下辦公桌和電腦。
 
我像個人肉翻譯機,每天翻譯毫無感情的商業書信,中翻西、西翻中,內容都是價錢、規格,一堆表單要填,每個格子都有它固定的格式,弄錯一個小細節,很多事情就要重來。
 
我幾乎天天被罵,我總有格子會漏填,總有數字會打錯,除了天生對細節沒轍之外,真正讓我怎麼做都做不好的深層原因,是我根本不想在乎的態度。
 
我不在乎公司會不會賺,我不在乎這筆生意會不會成交,現在變成老闆的我最不希望有的就是這種員工。我對每一份要翻譯的文件無感,我坐在辦公桌前面就是痛苦,我真正會做的專長無處發揮,每一個細節的要求都是暴露我天生最無能的部份。
 
當時坐在我旁邊的是一個高職剛畢業的妹妹,處理細節精準到位又快又好,主管罵過我:從國外回來,大學畢業,也沒比較好用。
 
我每天早上起床都覺得人生無趣,我又要坐在電腦前面八小時,處理那些無關痛癢的事,填那些徒具形式,細節多到怎樣也記不完的表格。
 
一個月後,我算是根本沒通過試用期,失業了。
 
還好只有一個月,再撐下去,也只是把雙方都搞瘋而已。
 
 
找對位置上天堂   擺錯位置連套房都沒得住
 
我回到兒美補習班去教英文,外人看來像是一個走回頭路的失敗結果,我卻從中找回對工作能力的肯定。大部分孩子都愛上我的課,我可以輕易把一個班搞到很high,我可以讓家長很放心把孩子放在我的班,我可以快速備好課,隨時當救火隊代任何級數的課,但我的細節還是不太行,補習班總有些制式的表單要填,我仍然落東落西。
 
同樣的缺點,在A工作可能會致命,在B工作就變得無傷大雅,在貿易公司少寫個零公司可能會損失幾百萬,在補習班少寫個零可能只是成績單重印一張而已。
 
同樣的優點,在A工作無用武之地,在B工作變得處處是亮點。在貿易公司搞人來瘋沒用,也沒有公開發表的舞台,在補習班越人來瘋孩子越愛,輕易跟文靜優雅派的老師做出區別,教出特色。
 
後來我發現,只要我夠在乎這件事,我也是可以把細節做好的。在補習班,因為工作性質符合我的天賦熱情,而且打從心底覺得想在乎它,我的一大堆細節痴呆症都慢慢不藥而癒,當然不可能跟天生的細節魔人相比,但可以在水準之上。
 
當老師,讓我有空間發揮我擅長的事情,我享受站在台上講話,我有辦法讓大部分的人都專心,我不管再累都可以人來瘋,我樂於在學生面前分享我的人生,我愛死了學習外語的過程,所以很容易把自己想像成學生,盡量用他們會聽懂的方法去教,用他們覺得會好玩的方式去練習,我點子應該算多,逛街時看到一些東西都會想說這能不能上課當教具用。
 
我痛恨規矩和標準答案,別人要我做什麼我就偏不做,所以上課盡量不給規矩,作業不愛給格式,我總覺得學生會理出一套自己的規矩,我只要給大方向就好。
 
在人群面前說話、分享人生、把學習變好玩、把平凡物品變教具、給我方向和目標讓我決定做事方法、不要標準答案,這些特質,通通不符合業務助理的要求,所以把我放在貿易公司上班我會成為全公司的拖油瓶,把我放在教室我什麼都能解決。
 
人,一定要找對位置,主管,更要把人放對位置啊!
 
 
不對的位置就像一個不該交往的對象
 
在多明尼加教中文的那兩年,曾有很多人建議我回國後利用西語優勢去考外交特考,將來外派到邦交國大使館工作,坐辦公室吹冷氣領高薪,但我毫無興趣,把我每天關在辦公室寫公文蓋章,月薪十幾萬又怎樣。
 
最近這兩個月很瘋狂,自己在雲飛以及跟同行辦了五六場講座+師訓,加上還跑了五所大學演講+師訓,很累,但不苦,因為做的是愛做的事,也是打從心底認為重要、能發揮一點點影響力的事。
 
DSC02378.jpg
 
演講的聽眾還有學生當中,常常遇到一些對工作現狀不滿,卻又不知如何改變的人。開口就說不想當工程師的人做了十幾年工程師,很想當老師的人放不下現在手上的這份雞肋工作去改變。我想用我這段工作經歷告訴這樣的朋友,做著不符合天賦熱情的工作,就像跟一個不合的人交往一樣,再多熬十年還是不一定會合,還有可能把你的自信磨光,讓你不斷自我懷疑,越來越不相信自己真的能做點什麼。
 
回想起來很感謝那間沒讓我通過試用期的公司,我才有機會發現「人一定要找對位置」的重要性,如果你現在在的就不是你該待的位置,趁著年底,做點什麼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游皓雲 的頭像
游皓雲

皓雲老師的語言教學部落格(新竹華語、西班牙語老師)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