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E(男)
有個紅粉知己A
 
E把A當「特別的好朋友」
A則是對E早就「一往情深」
 
我是先認識E 才跟A漸漸熟起來的
第一次碰見A 是和E在健身房巧遇
E用非常一般的態度向我介紹這位「特別的好朋友」
他們的互動 看起來也非常一般 就像很普通的「好朋友」
 
慢慢地 我發現這對普通好朋友的相處 果然非常「特別」
 
他們永遠同時在健身房出現
同時離開健身房
 
有時候會一起進壁球室打球
有時候一起用些健身器材
 
沒有一起運動
也會不時咬咬耳朵聊兩句
健身房沒人不知道他們是好朋友
 
過了一陣子
E說 他有個會說中文的日本朋友來訪
邀請我一起當地主 和日本朋友一起吃晚餐
我欣然赴約
 
當晚下班時間 到和艾利斯約在一個路口見面
再到E家把日本朋友接出來
 
一進E家門
迎接我的是E的媽媽
以及那位好朋友A
 
好到主人不在
都可以直接去拜訪
且和其母有說有笑的異性朋友
又是兩個拉丁人
鬼才相信這是普通的「好朋友」
 
然而 那晚E對我的舉動
讓我些許不自在又困惑
 
吃飯時
E把話題都圍在我和日本朋友身上
一點都沒管A
 
飯後我們帶日本朋友到觀光區去散散步
一路上E對我又搭肩又擁抱
是說這是多明尼加男人對女性朋友表達熱情的方式沒錯
且我和E是一段時間的好哥們 並不介意
但是在A面前這樣 
我可不想莫名奇妙變成A的眼中釘
況且我對E又沒有那種「特別的好朋友」的感覺
 
從那次晚餐之後
E偶爾就會約我去吃吃飯什麼的
當然 A從不缺席
 
由於每次和E碰面 都一定有A
我也沒什麼機會好好和E說清楚我的困惑
而且E的熱情舉動 也就那麼一晚而已
我當作是他有遠道而來的朋友 情緒high心情佳
就沒放在心上了
 
不久之前
換我有台灣的同學來找我玩
我也自然找了E和A一起當地主 帶我朋友去晃晃
這次我們到一間夜店 讓我朋友見識一下多明尼加夜生活
 
這晚 我的哥們又變成那個熱情異常的E
跟我跳三五首舞
才跟A跳一兩首
且一直跟我聊個沒完
A完全被冷落
 
我正想說 要問清楚這位先生到底在搞什麼花樣
是想讓A不得不討厭我不成?
我可不想因此樹敵啊
 
這時E自己開啟話題
「大家都不懂 我跟A真的只是好朋友」
 
「從來沒有超過友誼之間的舉動嗎?」
「沒有啊!我對她沒有那種感覺」
 
「你們成天出雙入對 誰相信你們那麼單純啊!
 我跟你們兩個都熟了 你現在這麼跟我說 我也都不相信!」

「是啊!我知道這是我的問題。」
 
這個話題 持續了一小段時間
總之E很苦惱
他因此無法放手去找個女朋友
但是跟A濃的化不開的友誼 又淡化不了
 
說著說著
我們兩個的表情都不自覺地嚴肅起來
我同學不解地問我:
「你們講什麼啊?在夜店搞這麼嚴肅!」
 
是啊
在夜店還是跳舞吧~
 
後來
大家各忙各的生活
又把這個話題自然淡忘了
 

不過
我對於兩個這麼黏的異性拉丁朋友的純友誼
仍然抱持高度懷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游皓雲 的頭像
游皓雲

皓雲老師的語言教學部落格(新竹華語、西班牙語老師)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