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以前還在台北的補習班學西班牙文的時候,有一天老師問班上的同學為什麼要學西班牙文,我記得有我跟另一個女生都回答:para divertirme(為了好玩)。
 
老師當時的表情一副就是「這什麼怪答案」,那個畫面我到現在都還記得,畢竟十幾年前,很多人學語言都是出自於一種環境造成的不得已(工作需求、考試需求、爸媽逼迫、舉家移民),哪有人是因為好玩學外語的!?
 
踏入職場後,我又學了法文、和日文,也都是為了好玩,我工作用不上,也不用考證照,但我還想繼續學一大堆語言,因為就真的是「很好玩」。
 
雲飛一歲了,我也過了一年爆肝的創業人生,我常常問自己雲飛存在的價值,我為什麼要開雲飛這樣的一間教室,世界上沒有雲飛也不會怎麼樣,我不斷思考我為什麼會這麼愛學語言,還創造了一個讓更多人學語言的空間。
 
這兩天看完了「走自己的路、做有故事的人」這本書,上了作者洪震宇老師的工作坊,覺得自己好像很多故事,又好像根本沒有故事,我想就從我的事業開始挖起,自我檢視,雲飛這個機構背後的故事,是什麼?
 
15940720_10210144417780547_3675280569994006386_n.jpg
 
 
 
童年的嗜好:抄書
 
四本手帳2.jpg
 
我踏入職場以來都在靠文字吃飯,4個月的體育記者+18年的語言教學(華語、西語、兒美),全都與文字息息相關,近8年來不間斷地寫部落格,也是一種文字產出。
 
不論是閱讀(輸入)或書寫(輸出)都讓我充滿熱情,怎麼會對文字/語言有這種特殊情感?
 
小時候我有一個很怪的嗜好:抄書。
 
大部分同學都不愛寫字,但我超愛,打開一本漂亮的筆記本寫上幾個字,心中就會無限滿足。
 
可是小時候哪有那麼多話好寫,為了滿足書寫的慾望,我常常拿童話故事書來抄,其實也沒在看自己到底在抄什麼,反正拿筆寫字,然後把一整本筆記本抄滿滿,就開心了。
 
我還記得抄完滿滿一整頁就會去拿給別人看,一副完成了什麼大事業的樣子。累積好幾本寫滿的筆記本疊在一起看,成就感更是加倍。
 
 
 
書寫是一種生理需求
 
小二我就開始去上英文課,多了一種語言可以寫,我自製了超多單字卡、片語卡,非常樂在其中,回想起來覺得,這好像一點都不像小孩子會愛做的事。
 
國高中後課業忙了,沒時間抄故事書,但是念書準備考試時把課本變成自己的多顏色手抄筆記,就是我給自己的療癒方式。偶爾也會抄流行歌歌詞,裝文青。
 
因為愛抄寫,所以也會很愛到文具店逛筆記本和各種各樣的筆,常常就是會買了一整年用不完的量屯在家裡,一直到現在我櫃子裡都還有2004年在西班牙讀書時買的筆記本。
 
即便現在手機行事曆APP已經這麼方便了,我還是無法捨棄紙本行事曆,甚至每年越買越大本,總覺得手寫過了才算數,記在APP裡面的我就是很容易忘。
 
四本手帳.jpg
(四年來的手帳們)
 
這四年來,每天即使再忙,睡前也會坐下來寫個簡短日記,有時是深入的反思、回顧,有時太累就寫些流水帳廢話或工作記錄,總之一定會動筆寫完才睡覺。
 
書寫對我來說從來不是負擔,而是一種舒壓、釋放的管道,包括寫部落格也是,我的evernote裡面永遠存著幾十個已有點子而還沒時間發展成文章的筆記,存放太久會讓我感到鬱悶,定期文字輸出像是一種自然的生理需求。
 
 
 
學英文   繼續享受抄寫
 
除了書寫以外,學習外語也會讓我興奮,我的抄寫癖從中文延伸到了英文。我從小二開始上兒美補習班,是我吵著要媽媽帶我去報名的,每一天上課都是我自己滿心期待要去的,無法理解為何有的同學是被家長拖著哭哭啼啼進教室,明明學英文這麼好玩,老師出給我們抄寫單字的作業我會興奮,因為我本來就這麼愛抄寫。
 
長大後我逛書店時我自然把每種語言的書都拿來翻翻看,看著世界上存在著這麼多種文字,想像著人類如何演化發展出這麼多套溝通系統,而彼此還能互相學習對方的系統,覺得語言的形成神奇無比,為什麼中文是方塊字、而俄羅斯文的文字符號是那樣、而泰文的文字符號又完全不一樣,世界上第一本外文字典是怎麼出現的,怎麼能翻譯出這麼多字...
 
高中的時候看到學校發的暑假遊學廣告,記得廣告上的遊學國家好像有英國、加拿大什麼的,我拿給家長看,試圖說服爸媽讓我去遊學,當時家中經濟上無法負擔、家長也覺得高中就一個人去遊學不放心,應該等成年再說。同學問我我怎麼都不會怕,竟然敢一個人出國去那麼遠的地方。
 
我當時也知道一定是被打槍,但出國遊學的夢一定有一天要完成。
 
 
 
因為棒球而結緣的西班牙文
 
我大學考到了第一志願的新聞傳播系,因為我一心一意想要當棒球記者,而且不是電視的,而是文字的,因為我想透過文字讓更多人認識到我愛的棒球。
 
為了讓自己有機會成為一個不一樣的棒球記者,我去學西班牙文,因為棒球強國古巴、多明尼加、委內瑞拉、尼加拉瓜、墨西哥等等都是講西文的國家,每次看國際棒球比賽轉播,台灣都是在跟這些國家的球隊比賽,我就想說我真的成為棒球記者以後,要同時能採訪台灣和這些國家的球員。
 
事實上,後來支撐我大學四年的每個週末不去夜唱夜遊而去補習班學西班牙文的,並不是棒球記者這回事,而是打從心底覺得學習語言是好玩的事,我不覺得背單字是背單字,我只是用另一種跟中文母語者不一樣的方法,把一個名詞、一件事情講出來。
 
 
 
語言、文字、書寫、溝通、互動=雲飛的日常
 
大學畢業後我就圓夢飛去西班牙遊學了,在西班牙的那一年,我密集接觸了各個國家的國際學生,自以為學了西班牙文已經看到多寬廣的世界,但發現班上的歐洲學生每個人隨隨便便都會三、四種語言,或是大學都還沒畢業就跑過一大堆國家,我開始意識到我想學的語言應該一輩子都學不完。
 
我到哪裡都帶著筆記本,什麼都寫,看到不會的單字也寫,看到新奇好玩的事物也寫,書寫從紓壓、釋放,變成學習、記錄。
 
我在大學念的是新聞傳播系,還記得採訪寫作這門必修課的老師總是強調,要當記者,隨身都要攜帶三樣東西:紙、筆、相機,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有新聞價值的事件會在什麼時候發生。
 
我在西班牙交了很多朋友,大部分都不是當地人,有幾個外國朋友待了好幾年也沒把西班牙文學好,他永遠沒機會透過語言讓當地人了解他的國家、他的家鄉、他的過去,他去餐廳吃個飯都要靠別人,生了病也不敢自己跑醫院、跟房東溝通永遠不順利,寧願花大把時間責怪當地人對外國人不友善,而自己呢?一個外來者不學當地語言,難道希望人家用他的母語來接待他嗎?
 
我體會到了語言能讓自己認識世界,也能讓世界認識自已,而應用語言的形式有很多,說話是一種,文字也是一種,說話珍貴的是當下的互動,文字珍貴的是永久的保存。
 
語言、文字、書寫、溝通、互動這幾個我喜愛的元素,似乎也正是雲飛每天的日常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游皓雲 的頭像
游皓雲

皓雲老師的語言教學部落格(新竹華語、西班牙語老師)

游皓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